丝袜美腿美女被男人狂躁

您好,歡迎訪問珠海市凱宇節能科技有限公司(kybanner.com)官方網站!

全國咨詢熱線
13902539381

新聞資訊 NEWS
聯系我們 珠海市凱宇節能科技有限公司

地址:珠海市南屏科技工業園屏工西路9號二期廠房第4層B區
電話:13902539381
郵箱:kaishun118@163.com
網址:kybanner.com

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資訊 > 行業動態 行業動態

關于新型冠狀病毒的已知和未知

發布時間:2020/1/27   熱度:981
在過去的這段時間,對于這一種新型的冠狀病毒的相關信息有所了解。比如,我們已知這一種新型病毒來源于某種動物。但也還有一些信息,我們仍處于未知之中,比如該病毒從原生宿主到人類之間的中間宿主是什么等等。對于此次新型病毒的傳播,大家一定有許多的問題希望了解,在此根據當前的已知信息整理如下。 病毒從哪兒來? 根據發病追溯來看,該新型冠狀病毒起源于武漢的一家大型海鮮市場,雖然名稱是海鮮市場,但同時也銷售多種“野味”。該市場為“濕性”市場,即可銷售“野味”并當場宰殺。病毒的發源地,罪惡的滋生場。 病毒的發源地,罪惡的滋生場。 該病毒暫時命名為2019-nCoV,屬于冠狀病毒,與之前引發SARS和MERS的冠狀病毒為同一家族。研究證明,冠狀病毒來源于蝙蝠,但在傳給人之前,需要有個中間宿主作為“跳板”。2002-2003年的SARS的中間宿主是果子貍和其他一些小的哺乳動物,而MERS的中間宿主則是駱駝。 目前發現,人感染2019-nCoV后,具有的人傳人的特性。但其真實的人傳人的“能力”目前還無法明確界定。 2019-nCoV的傳染性怎樣?容易還是不容易?至目前,專家組還不能明確界定該病毒的傳染模式,或者,該病毒的人傳人特性是容易還是困難。很多早期的病例都是與武漢市場具有直接接觸史,但接下來發生的病例卻沒有到過武漢市場的經歷,顯示了人傳人的證據。 剛開始時,衛生官員很自信的將該病毒定性為“有限的人傳人”(表明傳染性較弱,并且容易被中斷),但世衛組織隨后就提高的“傳染級別”:繼續發展不排除持續人傳人的可能。持續人傳人表明該病毒會向流感的傳染性一樣容易傳染給與其接觸的人,具有強的傳染性,并且不容易被切斷。 2019-nCoV病毒感的癥狀是什么?危險嗎?2019年12月31號,中國向世衛組織發布了“一起不尋常肺炎病例”的通告,由不明病菌引發的肺部感染,伴隨咳嗽、痰。但隨后觀察發現,癥狀不限于這些,還包括發熱和氣促,有的患者表現乏力,更有罕見的頭痛和腹瀉。 該病毒引發的癥狀表現多樣性,有的人感染后無癥狀,但卻具有傳染性。這是因為,這個新型病毒與人上呼吸道上皮細胞有親和性,而SARS更多的是與肺內上皮細胞親和。 2019-nCoV這一“無癥狀但具有傳染”的特性也導致對實際病例的判斷可能不準確,也會導致人傳人的潛在風險擴大。因此,有效的對潛伏期篩查診斷非常重要。 因此,我國采取的甲類應對措施,對重點地區進行嚴格排查是一個有效的防控舉措。美國紐約大學的生物倫理學家Arthur Caplan對此項舉措做出客觀評價“面對未知的、潛在的傳染性,除了中國,很少有其他國家能采取如此果斷的措施,將疫情予以局限和控制。我不認為這是對人權的侵犯,而是一項謹慎正確的應對策略”。 為什么病例數增加這么快?不可否認,在上周后期出現了病例上升的態勢。上周五(1月24號)武漢當地的衛生系統就確認了45個病例,并且日本、泰國也相繼出現了“輸入性病例”。至目前(2020年1月26日24時),已確診2744例。可能有幾方面的原因導致病例快速攀升。一是病毒本身的傳染性。但也有,對新發病例數據統計的重視,各地病例歸總并實時通報。隨著對于病毒具有人傳人能力的認識加強,國內各地和世界其他國家也加強了對出入人員的篩查。出現癥狀的患者也提高警惕,主動就醫。再一個就是,研究人員公布了新型病毒的基因序列,使確診更為方便。 當然,還有一個政治因素,總書記在上周一(1月20號)發表講話,要認真對待疫情,要將人民生命和健康放在首位。這也促使各地政府對疾病真實進展通報的透明度。 當前發病的病例數真實反應了實際病例數嗎? 可能不是真實,但不是因為隱瞞。而是因為,許多受感染的病患,癥狀并不明顯,沒有臨床可見的癥狀表現出來,有的只是有點兒不舒服,并未尋求醫療救治,也因此可能未納入病例統計。 按照專家的說法,現在對此次2019-nCoV的理解,還是冰山一角。現在已確診病例可能只是冰山可見的那一小部分。那些沒有癥狀的潛伏期患者,或者癥狀非常輕微并未尋求醫療救治的患者可能才是水下無法看見的冰山。當然,目前還無法定論,確診病例究竟是冰山的哪一部分。 2019-nCoV與SARS的異同兩者有類同之處,也有不同。先看看有哪些類同的。兩者是同一個冠狀病毒家族。兩個病毒的基因序列也具有相似性,有20%的差異。 都是始發于中國。SARS也是經由一種“野味動物”“跳到”人類。這些“野味”可以在“濕性市場”公開販賣,并當場宰殺。還有一個相似性,就是兩次疫情的進展都非常快。 一篇發表在柳葉刀上的研究,通過對首41例患者分析發現,新型病毒并不是只對本身患有基礎性疾病的人易感,首批41例中,大部分患者還是沒有基礎疾病的健康人,這與SARS有一定的相似性。 41例中1/3的患者需要重癥監護,6位死亡。有些患者由于強烈的免疫反應出現的細胞因子風暴而導致病情加重。但,該病毒如何影響人的免疫系統,一時還無法回答。 但也有不同之處。首先是政府對疫情發布的態度,此次非常公開透明,并及時通報世界衛生組織。按CDC流程處理,分離病原菌,并公布分享病毒的基因序列,以動員世界各國實驗室對該病毒進一步分析。當然,在SARS后,我國政府對公共衛生健康、防護能力進行大量投資建設,因此此次病毒的分離和確認也非常迅速。這在一定程度上反應了我國公共衛生防護能力和水平有了極大的提高和進步,建設效果非常顯著。 有多快?自12月8號首例感染后一個月的時間就獲得了病毒的基因序列,上傳到數據庫,與國際同行開放共享。通過比較分析,發現病毒并未發生大的變異,提示人傳人發生不久。 分析病毒進化時鐘可以發現病毒的變異速度,以便回溯病毒發生人傳人的時間點。分析表明,新型冠狀病毒人傳人發生不久,我國即啟動了系統性的防疫措施,并在2019年12月31日向世界衛生組織上報。尤其是這一公共衛生事件發生在流感高發季,肺炎非常普遍。說明我國此次的鑒別和防疫行動非常迅速,從側面反映,我國公共衛生事件的整體監測體系和應對能力非常健全,能及時響應。 病毒基因測序發現了什么? 了解病毒的基因序列,不僅有助于監測病毒突變路線圖,也能為我們提供研發診斷工具和疫苗的參考“圖紙”。電子顯微鏡下,搞亂大家春節活動的2019-nCoV就是這么個小東西 通過分析24位患者的病毒樣本,24位患者包括輸入到深圳和泰國的病例在內。發現,不同病人的病毒僅有非常有限的序列改變。這表明,病毒來源于同一種系。因此,從不同患者的病毒序列推測,第一個病例的病毒感染期可能發生在2019年10月30號到11月29日之間。否則的話,24個患者的病毒會表現較大的差異。 誘發此次疫情的2019-nCoV的“祖先”本來“人畜無害”地寄宿在蝙蝠身上,但不知什么時候通過一些與人類有關系的中間宿主開始了與人類的接觸。中間宿主可能是武漢“濕性”市場中的一種動物,2019-nCoV的祖先在中間宿主本來也“人畜無害”,但可能由于某個不明機會發生突變,具備了從中間宿主“跳躍”到人的能力。 基因序列提示,該病毒此次“跳躍”非常偶然,可以說是僅此一次的跳躍,來源于24位患者的病毒序列非常工整、一致。因為,如果是多次或多中間宿主來源,病毒序列將會有顯著差異。而2019-nCoV序列顯示,武漢病毒是單一的。也證實,在關閉市場后的新增病例,是通過人傳人的途徑。 基因序列分析發現,2019-nCoV感染人類細胞的門戶與SARS一致,都是通過血管緊張素轉換酶2(ACE2)受體,與病毒表面的突刺蛋白結合以實現病毒與宿主細胞的融合。既然找到了病毒入侵人體的門戶,是不是也找到了治療2019-nCoV的靶點呢? 當然,病毒也并不是坐以待斃,為了生存,也會不斷的進化變異。而我們要更高效的應對,還需要持續的監測病毒的基因序列,掌控病毒的進化路徑,以便實時更新當前的應對策略。